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巨头“拆墙”:互联网为何难互联?

互联互通是好事,但认为“一通就灵”恐怕也太过乐观。如果外链放开,到处都是“帮砍一刀”,甚至出现黑灰产的不法链接和诈骗信息,该怎么办?正如工信部部长肖亚庆对外强调的,互联互通,“安全是底线”。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孙冰 | 北京报道

“上次我能在微信中打开淘宝链接和在淘宝里打开微信公众号链接,还是8年前。”有网友如是感叹。“活久见”系列又有了新剧集。

9月17日,在最新版本的QQ上可以打开淘宝和抖音链接,无需再去复制粘贴“火星文”,而淘宝也可以直接打开微信和抖音链接,抖音则可以打开淘宝和微信链接。腾讯也在同日发布了《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调整声明,微信用户可以在升级最新版本微信后,在一对一聊天场景中访问外部链接等。

巨头们真的开始“拆墙”、“破壁”、互联互通了?

实际上,互联网一直难“互联”。互联网巨头之间各种形式的封禁,已经有10余年的历史,从PC时代一路打到移动时代,巨头的座次倒是有变化,但屏蔽从未改变。其间诉讼战、公关战、口水战不断,可篱笆和围墙却越筑越高,这也是互联网领域最受争议的话题之一。

而此番出手牵头推动“拆墙”的是监管部门。今年7月,工信部启动了为期半年的互联网行业专项整治行动,“无正当理由限制网址链接的识别、解析、正常访问”是此次重点整治的问题之一。

9月9日,工信部有关业务部门召开“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并提出要求,9月17日前,各平台需按标准解除屏蔽。据媒体报道,阿里巴巴、字节跳动、腾讯、华为、百度、小米、360、网易等多家互联网平台负责人参加了此次协调会。

也许多年以后,9月17日会被视作一个见证了历史的时间节点。但目前还只能说,巨头之间的高墙,只是被拆出了一条窄窄的细缝,待解的难题还有很多。

037

互联网为何难互联?监管为何出手?

对于互联网大厂之间随处可见的“断头路”,民怨由来已久。

此次监管的目的显然不是在巨头之间平衡利益,而是希望规范巨头行为,保障中小企业的利益诉求。因为反垄断的初衷,本来就是要确保消费者的用户体验和保护中小商户自由选择及公平竞争的权利。

国研新经济研究院创始院长、新经济智库首席研究员朱克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此番监管的强势举措,与全球范围内平台经济领域的强监管显然不无关联。解除外链屏蔽能降低流量费用,有利于中小企业降低经营成本,带来更好的经营便利,而“用户体验第一”也不再是一句空话。

“监管出手促进平台生态开放和互联互通,其出发点主要在于保护竞争和鼓励中小创业者。互联互通是大势所趋,走对了路一定会长期利好。”朱克力说。

“互联网平台之间的竞争需要打破低质内卷。”中央财经大学数字经济融合创新发展中心主任、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端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比如,流量端的互联互通意味着线上壁垒降低,电商领域竞争焦点将转到线下供应链等硬核实力层面,无论是主打极致性价比,还是产品品质和调性附加值,都需要进一步加码才可能胜出。”

在陈端看来,此次工信部要求各大互联网平台解除外链屏蔽是一个符号性事件,标志着新一轮互联网反垄断规范整肃从针对单个企业和单项具体业务层面上升至推动互联网深层生态体系的重构。

流量大洗牌,巨头“破壁”成本不同

毫无疑问,外链封禁背后是互联网平台之间的流量与数据之争,平台之间相互设防和筑起高墙,就是为了争夺用户和用户的时间。

对于商家来说,来自淘宝、抖音、微博等平台的“公域流量”,和来自微信、QQ等社交平台的“私域流量”,都拥有巨大的商业价值。因此,抖音虽然不允许主播挂出自己的微信号、微博号、小红书号,他们也会用红心、围脖等表情代替;淘宝卖家也会“暗戳戳”地希望买家加自己的微信,但会用“+V”等类似的暗号。

“封”和“封住”其实是两件事,只要有需求和利益驱动,几乎不可能全数堵住。只是作为用户,手累心也累。而各平台“破壁”之后,必然带来流量的重新洗牌,背后则是商业利益重新划分。

“我非常想强调的是,互联互通不能忽视商业的逻辑。”朱克力表示。

朱克力认为,阿里和字节旗下拥有全球范围内都堪称杰出的广告商业化平台,背后是千人千面的算法推荐机制,得益于两大平台对用户数据的大量获取与使用,算法机器也愈发精准。但这对腾讯而言并不有利,互联互通后,阿里和字节如果借助开放外链获取微信的社交关系链,将可能达成自身用户增量的目标。

“按照现有法律解读,社交关系链确实是一家企业核心竞争力和资产之一,就像阿里的电商物流核心数据、字节的抖音平台运营推荐算法一样。因此,能否基于商业逻辑来实现互联互通是一个现实问题。”朱克力表示。

陈端也分析认为,解除外链屏蔽并非一个简单的技术层面操作,流量规则和生态的改变对于既有利益格局、市场格局和竞争格局都会产生一定影响,而且相关影响呈现出非对等性。

“腾讯的微信生态作为国民级流量聚合平台可能受冲击最大,原本依托社交和内容打造的流量变现闭环可能被淘宝、抖音等分食。而且这种影响即使在腾讯内部也是不对等的,小程序商业生态可能因为注入外部活水进一步得到滋养壮大,而微信最近一两年投入大量资源和精力打造的‘视频号’原本作为微信流量优势之集大成者被寄予厚望,但新政或许对视频号流量生态和商业价值的成长发育带来冲击和影响。抖音、西瓜视频等中短视频如果可以通过微信链接挤占微信端的注意力市场,将对腾讯系内容生态和泛娱乐业态创新布局产生较大影响。”陈端说。

记者也采访了几位在微信生态运营的中小商家,在他们看来,微信的流量诱人但也可怕。微信确实拥有庞大的用户群,高频且黏性强,可以进行裂变式的营销。但如果流量大量来自微信,也意味着自己的平台被架空,其中利弊“冷暖自知”。

038

“一通就灵”不现实,监管将面临新课题

互联互通是好事,但认为“一通就灵”恐怕也太过乐观。如果外链放开,到处都是“帮砍一刀”,甚至出现黑灰产的不法链接和诈骗信息,该怎么办?正如工信部部长肖亚庆对外强调的,互联互通,“安全是底线”。

那么,如何守住安全的底线?在9月13日国新办举行的发布会上,工信部网络安全管理局局长赵志国透露了两个信息:一是平台经济之间的互通开放是大势所趋、不可逆转;二是执行将分批渐进式进行,不会一刀切设定时间线。

朱克力认为,想要互联互通“一通就灵”或一刀切地“一放了之”是不现实的。平台之间的互联互通是非常复杂的问题,其背后潜在的问题和风险不可不察,如何在多方利益平衡中推进互联互通是非常考验监管智慧的。

比如,互联互通作为一个系统工程,开放外链只是平台间互联互通的一小部分内容,后续还有API接口开放、个人数据可携带权等一系列问题;再比如,平台管理安全责任及其界定是非常大的难点。一旦开放链接,如果出现诱导链接甚至黑灰产的不法链接和诈骗信息,最终平台安全责任如何匹配?

之前就曾经出现过,在抖音上通过合法的内容获取流量和用户,然后引流到微信群和QQ群实施诈骗;在淘宝上用合规产品获得流量和用户,然后要求加微信和QQ,通过建群销售假货和“三无”产品,以逃避监管……

针对该类现象,朱克力说:“从监管意图来看,重点整治的是恶意以及无不正当理由的相关行为。所以接下来,平台之间能否真的实现互联互通,监管部门对相关行为的认定至关重要,他们掌握着是否恶意或者无不正当理由的裁量权。”

陈端也认为,互联互通是大势所趋但不能一蹴而就,解除外链屏蔽之外,将来可能还涉及开放API数据、功能、应用接口等深层生态变革问题,这将引发互联网创新激励和网络生态的很多变化。

“平台经济天然是双层治理架构,即国家依法对互联网平台进行监管治理,互联网平台型企业制定平台规则对入驻商家的行为进行约束规范。过去不同平台之间在治理规则、入驻商家主体结构、分成模式方面都有较大差异,政策的推进必须考量存量利益结构和规则体系的既有掣肘,必须理性预估和推演相关政策的可能后果,审慎推进。”陈端说。

此外,也有专家观点认为,让互联网真正互联,除了需要监管智慧和商业博弈,最根本还要靠技术生产力的变革来实现,比如隐私计算。隐私计算可以将“数据孤岛”变成“数据群岛”,从而实现互联互通。不过,这项技术仍然处于早期阶段,技术的成熟和规则的完善都有待进一步提升。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1年第18期)


2021年第18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