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中科大关联基金会高调打假:一CEO冒充校友多年,网友:碰瓷母校不能忍

网友:“碰瓷我母校中科大?不能忍”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宋杰|上海报道 

9月12日,中国科大新创校友基金会(下文称“基金会”)通过微信公众号发文称:经多方查实,莫比嗨客CEO刘端阳冒充少年班校友多年,并涉嫌假冒清华大学硕士、斯坦福大学博士(或博士生),通过莫比嗨客公司欺诈深圳、苏州、青岛、吕梁等多个城市与高新科技园区。

基金会表示,已通过电子邮件与电话向苏州科技局、苏州工业园区等通报刘端阳的造假历史,同时还通知了莫比嗨客的投资方梅花创投。

莫比嗨客是利用NLP技术、人工智能技术和BI技术打造的对任务精准智能分发的B2B2C平台公司。值得一提的是,公开信息显示,莫比嗨客称,其客户包含腾讯、京东、华为、小米和美团,已与辽宁大连高新区、山东青岛西海岸新区、山西吕梁经开区、重庆云阳县、江苏盐城盐南高新区签约合作,今年还将与重庆两江新区、辽宁沈阳浑南新区、河北保定徐水经开区、山东淄博淄川区、四川眉山高新区等多地合作。

9月14日,基金会负责人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9月4日我们接中科大校友投诉,刘端阳频繁在苏州工业园以科大少年班校友出现,疑似造假。对此,苏州市、苏州工业园管委会正在调查。”

央媒等机构“背书”,多次树立“学霸”人设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查询时发现,在2017年9月的一档央媒节目中,以创业者身份录制节目的刘端阳自称当时33岁,先后就读于东北大学、清华大学与斯坦福大学,学习的主要方向和计算机人工智能相关。视频中,刘端阳还提到小时候一边放羊一边看微积分的故事。

基金会提供给《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的“苏园工〔2018〕207号园区党工委、管委会关于表彰苏州工业园区光荣册”中,刘端阳的相关介绍仅使用了“清华大学硕士”的身份。而在另一份莫比嗨客的宣传材料中,刘端阳则以“北京清华大学硕士、斯坦福大学博士、12岁进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的头衔示人。

青科1

(青岛青科数据科技有限公司的招聘启事截图)

此外,刘端阳在其曾作为实控人的青岛青科数据科技有限公司的招聘启事中,宣称自己是“美国斯坦福大学博士候选人,师从斯坦福大学统计自然语言处理领域Christopher Manning等”。

在今年7月长江商学院发布的一篇题为《从<山海情>山区走向世界,再回来帮助更多人》的文章中,提到了刘端阳创业的诸多细节——

“刘端阳12岁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先后就读于东北大学、清华大学、美国斯坦福大学,然后在Google总部工作,之后又回国创业。”

“目前所做的莫比嗨客公司成立于2016年,主营业务是为泛AI公司、大数据公司提供数据标定、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群体翻译等服务。这个需要大量人工和时间的项目实际上也成为了帮助地方脱贫的手段。比如山西吕梁这种资源型城市,原本产业结构单一,急需招商引资外部优质企业进入,但传统互联网企业对人才要求高、人才培养周期长、成本高的特点导致很难真正把业务落到没有基础的城市来。莫比嗨客从‘定点’‘培养’‘扶持’‘壮大’,一步一步来,给政府数字化转型、就业转型等提供了有力的抓手,为未来向数字经济转型做了铺垫。”

目前,该文已被删除。

基金会调动校友资源彻查,斯坦福教授否认“师生关系”

基金会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他们在9月12日发布公告前查询了刘瑞阳自称师从斯坦福教授Christopher Manning的网页介绍,网页列出的博士生名单中没有刘端阳(或其常用英文名Charles Liu)。此后,基金会又发送电子邮件咨询Manning教授与斯坦福大学校友会。

9月15日,基金会收到Christopher Manning的回信:“我从未指导过叫刘端阳或Charles Liu的博士生。”

Manning教授还写道:“如要寻根究底、彻底翻查所有与我有过‘脆弱’联系的学生中是否有过前述姓名人士,例如在我的课堂上出现过之类的情形等等,这确实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但我相信:即使是这种(弱连接)的情形也没有。”

Manning教授通过邮件向基金会表示,他收到这种来信已有3次,其中一次类似询问是在2017年。Manning教授还特意发来了2017年刘端阳的照片称:“我看(和你提到的假冒我学生的家伙)是同一个人。”

Manning教授主动告知基金会:中国享有盛誉的《知识分子》微信号也来信询问此事,他也会回复《知识分子》进行辟谣。

基金会负责人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说:“我们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独立、民间校友机构。本机构并不声称代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方或各院系部门立场,但本机构掌握之校友资源(特别是所有少年班班级联络)、校内所有院系部门联络,有能力在数分钟内获得所有权威信息。“

“我们查找了1978级第一期少年班至今的所有学员和所有入学的相关本科生学籍名单,还调阅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友(总)会公开之学籍记录、所有校友名录(不仅限于少年班学员、不仅限于本科生),并联络了中国科大档案馆、少年班学院等所有相关机构证实所有校友学籍。通过以上这些手段未发现刘端阳的信息。”基金会负责人对记者说。

CEO学历涉嫌伪造,公司靠谱吗?

天眼查数据显示,深圳莫比嗨客树莓派智能机器人有限公司目前有6位股东。其CEO刘端阳通过直接及间接持有总股权比例59.75%,为疑似实际控制人。还有两家投资机构也在股东之列,分别为深圳南山中航无人系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及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梅花扬世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股权占比分别是16.67%和8.33%。

官网信息显示,莫比嗨客是一家利用NLP技术、人工智能技术和BI技术打造的对任务精准智能分发的B2B2C平台公司,场景应用包含自动驾驶、智能医疗、电商新零售、智慧教育、智能金融等。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在参加前述央媒创业大赛时,刘端阳曾公开介绍了莫比嗨客的商业模式。

他在现场说:“人工智能公司需要使用文本、图像、音频和视频等数据对其进行‘训练’,去识别数据背后的模式,并渴望在极短时间内完成,但现实中可能做不到。假如有1亿张图片,12个人同时进行操作,他们需要1个月时间,现在有了‘莫比嗨客’群体在线智能平台,时间可以压缩到1天,甚至1秒。大家要问我的‘千里马’是怎么工作的?我从斯坦福大学休学回国后,就一直在打磨它,直到2016年和大家见面。莫比嗨客有四大交易,一是数据标定,二是个性化人工智能解决方案,三是数据竞赛,四是群体翻译。每个交易都是一个任务,每个任务的金额从几千到几百万元不等,商业模式就是从中抽取6%的佣金。”

9月18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电话联系到了刘端阳。针对基金会一系列对其学历疑似造假的公告,刘瑞阳说:“目前公司工作还是正常进行,之后品牌部对此会有统一解答,具体时间还没定。这本身是个LONG STORY,我现在正在开会,有客户在旁边。我就是个‘放羊娃’,把自己的羊放好就完了。”

针对记者询问“是否认为基金会发布信息有误以及是否会起诉基金会”的问题,刘端阳并未正面回答,他说:“‘放羊娃’还是很善良的,本来就是朋友,不打不相识嘛。”

与刘端阳的态度相比,基金会言辞更为激烈。基金会在9月17日再次通过官方公众号发文称:“我们秉承中国最严谨的理工科大学毕业生的严谨求实作风,对打假的科学性负责,为捍卫中国商业环境的诚信底线努力。我们奉劝莫比嗨客与AI神棍刘端阳悬崖勒马,按照我们与中国科大校友满意的方式道歉,我们早已掌握更多刘端阳造假情形,可能陆续披露!”

截至9月26日,前述基金会打假的两篇文章依旧在线,未被删除。

责编:杨琳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