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原创 > 正文

华为再进击:任正非开启两场“会战”,这才是大招?

虽然“缺芯”使得华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艰难,但“铸魂”却给华为带来了充满想象的未来可能。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冰 | 北京报道

“华为未来会打造两个操作系统,一个是鸿蒙(HarmonyOS),一个是欧拉(EulerOS),两者都开源。鸿蒙操作系统的应用场景是智能终端、物联网终端和工业终端;欧拉操作系统则面向服务器、边缘计算、云和嵌入式设备。”9月25日,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全联接(HC)2021”大会上表示。

与鸿蒙一样,被推到台前的欧拉操作系统,引发了外界的巨大关注。

实际上,9月14日,华为心声社区曾曝光了一份任正非在华为“中央研究院”创新先锋座谈会上与部分科学家、专家、实习生的对话实录。这让外界首次了解到华为又一庞大的技术体系——“欧拉”。按照任正非的规划,欧拉将和鸿蒙一起组成技术阵列,抢占全球软件系统的高地。

“中国的ICT产业一直是‘缺芯少魂’,华为内部有一个‘铸魂工程’,就是希望通过欧拉和鸿蒙,打造覆盖所有场景的操作系统,而且全部开源,让产业界参与进来,适配更多产品和场景,大家共同努力,把缺芯少魂的‘少’字去掉。”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接受包括《中国经济周刊》在内的媒体问答时表示。

欧拉1

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

虽然“缺芯”使得华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艰难,但“铸魂”却给华为带来了充满想象的未来可能。

华为“铸魂计划”曝光,欧拉操作系统走到台前

在曝光的上述对话实录中,任正非之所以对鸿蒙和欧拉寄予众望,是基于这样一个预判:未来软件将吞噬一切,因此未来信息社会的数字化基础架构核心是软件。数字社会首先要终端数字化,而更难的是行业终端数字化。

徐直军表示,鸿蒙是面向万物互联的操作系统,和安卓相比,它的优势在于所有基于鸿蒙的终端都能够互相连起来,形成一个超级终端。“在面向智能终端的时候,鸿蒙的本质就是取代安卓操作系统。”他说。

在任正非看来,与鸿蒙不同,欧拉的定位是瞄准国家数字基础设施的操作系统和生态底座,承担着支撑构建领先、可靠、安全的数字基础的历史使命。“这是一个很难的命题。但从国家层面看,包括算法在内的根技术,对国家安全和国家进步都是必需的,若不掌握在自己手里,是无法保证国家信息产业安全的。”他说。

对于如今走向台前的欧拉,徐直军表示:“欧拉并不是新事物,只是以前大家没有关注。”

据记者了解,欧拉,即华为服务器操作系统EulerOS,是基于Linux稳定系统内核的、面向企业级的通用服务器架构平台。2019年年底,华为将欧拉正式开源,并命名为OpenEuler。但徐直军表示,华为已经对现在的欧拉进行了重新定位和全面升级。

“原来的欧拉更多是支持和服务鲲鹏和鲲鹏生态的。但现在我们把欧拉定位为未来的数字基础设施的操作系统,不仅仅是服务鲲鹏,也能支持X86;同时支持边缘计算,也能支持云基础设施,还准备发展一个分支,未来去支持嵌入式设备。”徐直军说。

和鸿蒙一样,欧拉的升级亮相也带来了资本市场上的阵阵“骚动”。但徐直军却提示:“大家要擦亮眼睛,谨慎炒作鸿蒙和欧拉概念股。”

“站在数字基础设施的角度看,欧拉确实解决了‘少魂’的问题,也解决了各行各业需要操作系统问题。但怎么带来收入是另外一件事。我们开源欧拉操作系统以后,只有基于开源版本做发行版的公司,才能够从操作系统本身获取收入,还可以通过服务获取收入。”徐直军说。

华为开启两场“会战”,欧拉操作系统将与鸿蒙打通

“我们的现状是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操作系统,各种操作系统又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形成了相应的操作系统生态,如面向PC的Windows操作系统生态、面向智能手机的iOS和安卓操作系统生态,也有面向服务器、面向云、面向物联网、面向工业互联网……的操作系统。但这些不同领域的操作系统就像是‘软烟囱’,生态是割裂的,不同场景难以协同。”“操盘”欧拉的华为副总裁、计算产品线总裁邓泰华在接受包括《中国经济周刊》在内的媒体采访时如是表示。“我们要推出一个更有竞争力的产品,就不能是简单地模仿或者跟随领先者,而是要通过创新去弯道超车。”他说。

在邓泰华看来,鸿蒙和欧拉的定位和理念是一致的,不是简单地去替代现在的各个“软烟囱”,而是面向未来,通过创新打造更有竞争力的下一代数字全场景操作系统。

邓泰华透露,去年,华为已经在内部针对鸿蒙启动了“松湖会战”,今年,又围绕着欧拉启动了“欧拉会战”。“未来,鸿蒙和欧拉会实现底层技术共享,而且这两个操作系统是互补的,加在一起可以覆盖数字全场景。”他说。

据邓泰华介绍,未来装载欧拉操作系统的设备可以自动识别和自动连接装载鸿蒙操作系统的终端,这样就把端、边、云真正打通了,成为覆盖未来整个数字经济发展中端、边、云、管全场景所需要的操作系统。

欧拉2

丢了手机的芝麻,捡起更大西瓜

面对美国一轮又一轮的制裁,从海思、到鸿蒙再到欧拉,华为的一个个“备胎”也不断浮出水面。而在这些“备胎”走到台前之前,大多已经经历了多年的布局和积淀,并非是因“黑天鹅”事件出现的临时举措。

对于外界关注的手机业务,徐直军表示,当下华为的手机业务确实面临很大的挑战,但华为不会放弃手机业务,更不会出售手机业务。“希望大家能等几年,看看我们能不能让大家继续买到华为的5G手机。当然这很艰难,但至少要有梦想,才会有动力。”他说。

不过,对于华为来说,虽然丢了手机业务,但那只是“芝麻”,华为正在捡起更大的“西瓜”。 以手机为核心的消费者业务受到重创之后,华为将企业业务提升到更核心的战略位置,但这也是在华为的布局之中的转变,只是因为种种内外部因素而被加速了。

华为更大愿景和使命是“把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华为在近日发布的《智能世界2030》报告中预测,到2030年,全球联接总量将突破2000亿,与此同时,企业网络接入、家庭宽带接入、个人无线接入会突破万兆,将迎来一个万兆联接的时代。

IDG的数据显示,全球81%的组织已经使用云计算或有应用在云上。而根据罗兰贝格的研究,AI正在渗透到千行百业当中,其中,高科技与电信行业、金融行业、汽车与装配等行业已经采用AI的比例超过60%,商业、医疗、零售等行业的AI应用比例也分别达到50%、40%和38%。

透过这些数据就不难理解华为的商业计划:以5G+AI赋能,帮助千行百业实现数字化转型。一如任正非所说,从现实的商业角度来看,华为要组成港口、机场、逆变器、数据中心、能源、煤矿等多个产业“军团”,准备“冲锋”。

而此次华为HC大会上,华为也发布了覆盖政府、能源、金融、交通、制造五大行业的11个创新场景化解决方案。

华为仍在求生存阶段,有所为有所不为

面对诱人的庞大市场机遇,徐直军也表示华为会有自己的选择。“华为清楚自己做什么合适,做什么不合适,尤其是在当下这个求生存的阶段;当然,我们也清楚未来我们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说。

比如华为被屡屡传出要造车,华为都屡次否认。“为什么要造车?有几个造车的挣了很多钱?不造车说不定挣钱更多。越是人人都造车的时候,越要冷静。”徐直军说。

当然,在需要重兵快速发力的领域,华为的执行力也的确惊人。比如,华为云和人工智能领域,徐直军表示都是实现了“后发先至”。

徐直军透露,仅仅用了4年时间,华为云就聚合了超过230万开发者、1.4万多咨询伙伴、6000多技术伙伴和超过4500个云市场商品。在全球,华为云与伙伴公有云覆盖了27个区域,为170多个国家的客户提供服务。

而根据Gartner2020年的数据,华为云是IaaS市场增速最快的云,已经成长为中国第二、全球Top 5的云服务提供商。

早在2018年,华为就发布了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徐直军透露,自己参与了从决策的第一天到现在的全过程,虽然只有四年多的时间,但取得的进展是超预期的。

接下来,华为将与深圳、武汉、西安、成都、北京、上海等全国21个城市联合打造“人工智能算力网络”。

“当前AI的发展,无论对大学、研究机构,还是企业来说,最缺的就是算力。人工智能算力网络的建设是一个基础设施。我们的目标是为中国所有的AI研究者、AI应用开发者和AI创新创业者,提供研究、应用开发和创新创业的AI基础设施服务。”徐直军表示。

责编:郭霁瑶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百度